竹桃苑早起训练营|190714主题:呼啸而过的警车

小组规则:5: 10准时打卡,根据微信显示的时间,有意识地红包5元晚。如果您有特殊情况,可以提前一天在团体中休息。这位先生同意你有意识。

注意:原始专辑已由作者授权并按组排序。

原文:破鹂

“呜叫呜叫”咆哮刀横跨天空上方的黄昏街区,屋顶上的红蓝闪烁的灯光锁住了行人的眼睛,一辆警车四处奔跑,私家车避开。

小梅盯着警车后面,嘴巴越来越大。眉毛几乎被扭成两个小扭曲,她手里的购物袋掉到了地上。

逃跑的背面太熟悉了,显然是沉远!他做了什么,他会追逐他?小梅记得她半夜醒来,发现沉源还在阳台上抽烟。那时,她并没有多想。他有计划吗?

邻居再一次沉默,小梅的心开始兴起。

原文:失去青春

晚上,社区有点懒,人们悠闲地走着。

阿姨和李芳也在其中,慢慢地走在花坛附近。

这时,我不知道有几个人来自哪里,悄悄靠近阿杰,要靠近阿吉,一个人问道:“你叫阿杰吗?”

“是”。

当阿吉的声音刚刚落下时,他被两个人抓住并戴上手铐。然后他迅速穿上一辆停在一边的警车,然后嗖地一声。

这太突然了。我没等李芳做出反应,警车已经消失了。

当她做出反应时,她只看到站在远处的行人互相窃窃私语。 “Ajie怎么了?”

是!阿杰做了什么?

李芳不明白,一直乖巧的阿杰怎么会被捕?她找不到答案,她只能赶时间回家,而她却被从天而降的祸害所杀。

当她回到家时,眼泪不能像瀑布那样停止流动。双方的老人都不在身边。我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我该怎么办?

经过一夜的失眠,李芳在黎明时不能轻易入睡,但他有一场噩梦。在他的梦中,阿吉被血淹没,被打死。看到阿吉被殴打,她无能为力。当她焦虑时,她被敲门惊醒,醒来后大汗淋漓,汗水浸湿了她的衣服。

她起身,打开门,站在门外,AJ。

李芳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不知道她是否还在做梦。

阿茜看到她狡猾的样子,微笑着伸手捂住她的脸。

“什么,不要我回家?”

她像梦一样醒来,正在冲的阿茜华利紧紧抱住他。他离开了这个夜晚,但他走了一个世纪。

“快说,发生什么事了?你做了什么?他们是怎么把你的?”沮丧一夜的李芳问了一堆问题。

“没有问题。现在很清楚。他们想要抓住同名和同名的人,他们看起来像这样,他们就有这样一个乌龙事件。”

“天啊,你可以吓唬我。”李芳无助地落在沙发上。

原文:小婷半清晰

离开

原文:九月流云

一大早,严玲的心就特别透气,慌张,郁闷。会发生什么?

昨天,由于公司重组,作为公司的财务总监,在公司见面到10点之前,精彩的话语不得不让徐杰大门。

这些作品非常好。但是家庭特别好,最让人感动的是徐洁经常帮她照看好话。

会后,燕玲赶回家,这么晚了,话都要睡着了。她没有进社区的门,听到了警车的尖叫声。当她刚进入社区时,一辆警车从她身边呼啸而过。”警车进入社区,发生了什么事?”严玲想。

在燕玲看到她自己的走廊之前,一些人正在散开。她惊呆了,停下来开车问:“发生了什么事?”

东楼的一位邻居说:“你被从门上带走了。”

“啊?刘戈?徐姐的丈夫?为什么?”严玲很惊讶,眼睛都掉了出来。

“为什么?”殷玲又问。

另一个邻居回答说:“这是一种生活。下午,我听说他公司的美容助理死在家里,据说是因为这个。

燕玲听到了,腿都不动了。她心里说:“也许,只是问个问题,死人的事和他没有关系。徐杰,孩子们还能做什么?”

想到这一点,燕玲走到楼前,徐洁打开门,燕玲走进门,轻轻地把门拿来。徐姐呆坐在沙发上。

“徐杰?”严玲坐在过去靠着徐洁。

原味:无色芳香

突然一声“滴滴…”刺耳的尖叫声穿过夜空,她没有反应,只听见门“砰”地一声关上了门,紧接着是“砰”的脚步声,她越来越近,没有人会出现在她面前。老……她张开嘴,仍然没有喊……

原稿:甘孜

离开

七月主题-想象训练(基于风景或物体的联想)

7.1强光

7.2雨季

7.3注意暴雨

7.4大雪

7.5漫射雾

7.6早上翻转

7.7充满活力的早晨

7.8在雨中中午出汗

7.9平静安宁的下午

7.10微风的脸晚上

7.11汽车之夜

7.12在半夜救护车

7.13角落里的自行车

7.14警车嗖嗖地跑过去

7.16废弃的铁路

7.17一个荒凉的山村

7.18山上的寺庙

7.19热闹的小镇

7.20蜿蜒乡村道路

7.21豪华别墅区

7.22破旧的家庭大楼

7.23旧废弃工厂

7.24新婚房

7.25高端养老院

7.26高级办公楼

7.27五金杂货店

7.28 Centennial Snack Bar

7.29豪华总统套房

7.30在胡同的小酒店

7.31火车站在清晨

推荐阅读:

拐角处的自行车

在半夜救护车

汽车和夜晚

微风的傍晚

平静安宁的下午

中午的汗水.

充满活力的早晨

早上一遍又一遍地翻身

大雾

暴雨作为笔记

多雨多雨

晴朗的高光

默默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