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根本无力拯救明朝,他那个“意外”死亡的哥哥,才是明朝救星

  几千年来,任何朝代的灭亡大抵是两个场景:一外敌,二内乱,而明朝的灭亡既有外敌,又有内乱。明思宗朱由检(即崇祯帝)很不幸,他成了明朝的亡国之君。本来在20岁之前,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成长和学习阶段,但因为他不是皇储,只是一个亲王,所以没办法和张居正这种大政治家学习,也不能向孙承宗那种牛掰帝师请教,所以,他对治国之道的了解实在不多。

  

  本来可以做个逍遥王爷,结果哥哥最后莫名其妙把皇位传给了他,一脸懵逼的朱由检被推到了皇帝位上。既来之则安之,当就当吧!崇祯也算是个勤快的君主了,比不上秦皇汉武,也是个守成之主一类的。刚即位就杀了魏忠贤,铲除了阉党,一心扑在政务上,后宫常年就皇后一个女人,而且简朴到衣服都打补丁了,大臣都惊呼“尧舜在世也”!

救国之路,可惜时局给不了他那么多时间。而且“肯办事”和“会办事”是有很大区别的,崇祯皇帝就是这样一位“肯做事”但“不会做事”的人。

  

朝廷没钱了!以前魏忠贤在的时候,虽然把朝廷搞得乌烟瘴气,但好歹还能向地主商人阶层收税弄点钱,维持国家正常的周转。魏忠贤倒了之后,朝廷立即穷的底朝天了,连士兵的军饷都发不出,谁还肯卖命打仗?崇祯没办法,只能跑去西北地方收税,而西北本来就有天灾,还加收赋税,这不是逼着百姓造反吗?

  魏忠贤在世时,还可以压制朝中的东林党,老魏一死,东林党扬眉吐气了。东林党人借讽议朝政、评论官吏之名,行包庇地主,为富商巨贾争利之实。他们虽然提出了廉正奉公,振兴吏治,开放言路,革除朝野积弊等进步口号,然而实质上却沦为了大地主,大商人利益集团的代言人,对明末饥荒灾民的悲惨现实视而不见,对征款赈灾行为极力阻挠。

  

  东林党人一味地指责武官战事不利,贪污军饷;而自己则在另一边中饱私囊。崇祯对他们言听计从,直到1644年,李自成的大顺叛军攻破了北京城,国家彻底崩溃。崇祯才看清朝中卫道士的嘴脸,临死前,崇祯皇帝愤恨的丢下一句话:“朕非亡国之君,诸臣尽为亡国之臣!”然而东林大臣却说他:“独夫授首,何足道哉!”

  崇祯上台时,时局虽乱,但尚有可为。怎奈其刚愎自用、用人疑人、战守两端反复不定,以致最后进退失据、内外两面失守,终致败亡。在用人问题上,崇祯就是典型的没能力还甩锅,甩得最严重的就是陈新甲事件,简直毫无担当,一出问题都是员工的责任,忠臣都被崇祯坑死坑残,墙头草反而过得很好,谁还会替老板打工?在这一点他要比哥哥天启逊色太多。

  

街。朱由校上台之时只有15岁,上台前一年,明朝刚刚在萨尔浒之战惨败,辽东女真人步步紧逼,随后不久四川又爆发土司叛乱,朱由校有点措手不及。慢慢地,他开始重用太监魏忠贤,通过发展监党来稳固皇权。一面打压、屠杀误国的东林党人,一面到处安插亲信。短短7年,朱由校重建了皇帝的权威。

  平定四川叛乱,稳住辽东局势,宁锦防线稳固,东江镇的毛文龙就像一颗钉子一样插在后金的背上,皇太极如鲠在喉。明朝刚刚有转机有起色,又要换主人。1627年,朱由校“意外”病死,传位弟弟崇祯,拉着手跟崇祯说了句掏心窝子的话:“忠贤恪谨忠贞,可计大事”。结果崇祯根本没听,先办了魏忠贤,又把天启帝打压了一辈子的,那群“宽于待己,严以待人”,饱读圣贤之书的废物东林党放了出来,让大明在亡国的轨道上加速前进。

  

  朱由校在澳门问题上态度强硬,还与荷兰殖民者两次在澎湖交战,并且获胜。终天启一朝,皇帝利用宦官压制文官集团,征得大量税收有力地维护了军队机器,最终得以守护这样一个末世王朝。崇祯虽然勤政,但他到死都没有领悟治国之道。帝王之术在于制衡,任由一方独大,必将祸患无穷,有时所谓祸国殃民的真小人,远胜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参考资料:《明史》、《明季北略》等)

达到当天最大量